logo
當前位置:首頁> 出國游 轉載--女導游阿布 : 別忘了怎么用藏語說“我愛你”
出國游

轉載--女導游阿布 : 別忘了怎么用藏語說“我愛你”

2020-11-30 14:57:08四川國旅總社

轉載來源《川報觀察》

楊藝茂 王虹 川報觀察記者 張守帥??

本文編輯:張通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一名司機,一輛大巴,32位游客,這是導游李云芳的團。

與今年前20次帶團相比,沒什么大不同。如果有,小孩多一些(13位),老年多一些,男性少一些,這是典型的“暑期團”。

甚至算不上。8月6號,車牌號“川AG6877”的旅游團從成都出發,目的地九寨溝,行程4天。而出發的第二天,立秋,節氣上說,暑去涼來,葉落知秋。

游客們叫李云芳“阿布”,布鞋的布。他們來自北京、湖北、吉林、河南、山西、河北,都是第一次到九寨溝,充滿向往。

在車上,阿布講那里的風景,如詩如畫。她最喜歡“五花?!?,色彩斑斕,號稱超出了畫家的想象力。介紹至此,她教大家念一句藏語:“拿雀拿嘎?!?/p>

“講給你們的另一半,想知道答案,來九寨?!?6歲的姑娘,莞爾一笑。

故事的結尾本該至此:白天看水,晚上看演出,間或拍拍照、發發朋友圈,第二天返回成都。突如其來的地動山搖,改寫了結局。

8月8日20時40分,游客在九寨溝景區停車場集合。50分鐘后,應該抵達甲蕃古城假日酒店。

司機老何啟動大巴車,一秒一秒駛向20分鐘后的那個時刻。

破碎,絕境,哀嚎,反擊,曙光,堅毅,淚水,阿布的一夜之間,恍若一生??此迫崛醯墓媚?,帶著她的團,求生,救生。?



破窗



夜色漆黑,大巴車行駛在四川省道301。經過一天的旅行,游客們顯出疲態。阿布在前排手握話筒,緊趕緊,告知大家次日返程安排。

她一路都慶幸,這屆游客表現給力。這幾天,她把暈車的調座到前面,沒人反對;茂縣石大關塌方,車子從紅原繞行過來,也沒聽到怨言。

“咱們回去走平武,集合別遲到?!闭f完最重要的信息,她撂下話筒,順道瞅了一眼老何的神情,感覺有些不對勁。

阿布抬頭,透過碩大的玻璃車窗,看到石頭不斷滾落,距離汽車一米遠,已是泥沙俱下,石塊堆積?!澳嗍?!”她潛意識這么想,本能地喊了一句,“師傅,往后退?!?/p>

老何一腳急剎,嫻熟換成倒擋。車子后退,似乎沒用,車頂噼里啪啦響,那是飛石在撞擊。車內驚聲尖叫。阿布又大喊,“快蹲下,快蹲下?!?/p>

更大的石頭砸落地面,空氣凝固般窒息。退了幾米遠,老何又是一腳急剎。他打開車廂照明燈,推開車門,飛身而出。

阿布蒙了。她在職業院校讀的旅游管理專業,做了3年多導游,接受的安全教育和培訓不少,但陷入險境還是第一次碰到。

老何沒跑。他跳下車,彎腰撿起一塊石頭,砸窗。乘客門一側靠抵山邊,打開也沒作用,他沿著司機門一側砸窗。

老何40多歲,成都人,光頭,身高1.72米,身軀肥胖。那一刻,他罕有地敏捷。窗戶一破,乘客魚貫而出,紛紛從1米7高的窗口跳下。

汽車就像一個掩體,擋住了小塊飛石。棄車而逃的游客,往河邊一側跑。不知汽車哪里被擊中,車廂突然斷電。

阿布沒有跳?!坝慰蛢炏取?,這是導游的職業要求。過了一會,她對著車廂喊,還有沒有人?

有人。她從車頭走到車尾,發現4個人。

最后面,吉林游客陳偉和她13歲女兒杜卓霖還在;中間偏后,湖北游客呂良俊和他妻子葉華還在。

陳偉、葉華動彈不得,她們被破窗而入的石頭壓住腳。石頭卡在座位,一動不動。

陳偉腳上的石頭,約莫有一百四五十斤重。阿布有力氣,她去搬,動都不動。葉華腳上那塊更大,把腿砸得變形,她人已昏厥。呂良俊腿部受傷,身上有血。

后來阿布得知,葉華跟女兒呂鑫鑫(化名)坐一塊,落石那一刻,夫妻二人都撲到了女兒身上。

石頭落得消停了一陣。阿布找就救兵。她透過破損的車窗,喊叫,“救命,來幾個年輕的,車廂里還有人”。外面沒反應。

“杜卓霖,你快走啊?!卑⒉即叽?。那孩子回答,“媽媽還在這里,我不走?!彼袇瘟伎?,也是相似答復。

“我去叫人?!?span style="max-width: 100%; font-size: 1.1875rem; 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?



絕壁



人是聚在一起的。

路,上去是“九道拐”,兩旁是山,山間有條白水河,河邊有棵樹,人都躲在那里。

樹距車只有五六米遠。阿布跳窗,揮舞著導游旗,飛也似的到了。

地在抖動,山在響,她這才醒悟,自己遭遇的根本不是泥石流。8月8日21時19分,阿壩州九寨溝縣發生7.0級地震,震源深度20千米。

游客哭得歇斯底里。她沖著他們喊,“哪位來幫我,車上還有人?!?/p>

垮塌來了。沒人敢動。

她找光頭老何。老何手臂被玻璃劃傷,鮮血直流。他捂著腹部,滿頭是汗。事后檢查,老何的第10根肋骨,骨折。

又是余震。

空中竟有月亮。借著那微弱的光,能看到灰塵在彌漫,在擴散。白水河水流湍急,水聲如此聒噪,卻能聽到山體坍塌聲。

那4位怎么辦?阿布顫抖且無助。

“出來了?!辈恢l喊了一聲。阿布看去,果然有三個人影。

她急忙跑過去。杜卓霖、攙扶著媽媽出來了。陳偉說,“我女兒救了我啊?!庇嗾鹁拱咽^搖松了,杜卓霖解開媽媽的鞋子,趁機把腳拉了出來。

阿布蹲下看,那只光腳血流不止,必須馬上包扎。她手里只有導游旗可用,就使勁把那個黃色的布條裹在腳上,扎緊。

呂良俊也被人攙扶到樹邊。他靠在那,一聲不吭,衣服上全是血?!拔覌寢屵€在車上?!眳析析螌χ⒉伎?。

又是余震,又是巨響。沒人敢動。

到了白天,人們才發現有兩塊車身高的巨石滾落,一塊落在車頭,一塊落在車旁。

“這里不安全,要走?!卑⒉碱^腦清醒,至少要保住這31位團員。出發前,她對大家:“都系上安全帶,我把你們平平安安帶出去,平平安安帶回來?!?/p>

她聽到喊聲,“快到這邊來,安全?!?/p>

聲音來自馬路對面,十幾米遠的地方。阿布靠近觀察,那里背靠一塊聳立的崖壁,像被刀削過一樣,似乎堅固無比。她組織大家小心走過去。

那里已有30多人,是另一個旅行團的客人。人聚在一起,哭聲反而更兇。阿布急了?!岸及察o,不然聽不到垮塌,聽到了,才知道怎么跑?!?/p>

要求救。她拿出手機,沒信號。她像瘋了一樣,找每個人問,“誰帶出了手機,誰有信號?”都搖頭。

空氣中飄蕩著一絲絕望。

“姐姐,能抱抱我嗎?”是呂鑫鑫。12歲的小女孩無助地蹲在地上,阿布跪在她身旁,緊緊相擁。

“姐姐,你以后不要做導游了。我好害怕,我想回去看看數學老師?!毙∨⒃谒呧?。阿布甚至想,如果要死,我抱著你,不要死得痛苦。

“我有信號?!币粋€聲音,將阿布的心思扯回她的團。

十四五歲的少年呂俊豪,用的電信手機,信號正常。她拿過來,第一眼看電量,只剩下3%。

“誰有充電寶?”幸好,游客萬琦給了肯定答復。?



鏟車



手機、充電器一連,阿布如獲至寶。先打110、120,不通。再打旅行社。

“芳姐,終于聽到你聲音了?!彪娫捔硪活^,四川省中國國際旅行社的計調梅迪正焦慮萬分,震后始終聯系不到阿布。

“我們被困住了,神仙池附近?!卑⒉荚谶@條路上跑了一年多,清楚地判斷出位置。梅迪讓她用手機發定位,但微信在呂俊豪的手機上沒登錄上。

梅迪安慰她,“你們一定會獲救?!?/p>

救援行動早已展開,四川省第一時間啟動應急響應,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連夜乘坐飛機飛往震中。從阿壩州、成都、綿陽、廣元,乃至來自臨近省甘肅的隴南、甘南等地,都在組織救援力量,星夜兼程。

最先到的是中建三局的人和122林場職工。距離崖壁六七百米遠,那里有個攪拌站。實際上,他們也是被困著,派人出來探路時,發現了游客,便自發組織前來救援。

“能走的跟我走?!币晃还と苏f得斬釘截鐵。

阿布清點了下,有12位團員受傷,傷情嚴重的有6人。她喊話,不管認不認識,大家相互照料,分批走。

呂良俊一行的親戚、同學有13位,除了呂良俊,那個貢獻充電寶的萬琦,腳也受傷了,他們相互攙扶著離開。

團中吳智青年齡最大,66歲,盆骨骨折,左腳踝骨骨折。阿布和受傷的老何扶著她走了一截,看到一輛鏟車開了過來。

“上車斗?!遍_車的大哥放下車斗示意。這是個運輸“奇兵”,傷員張春梅、于婷都坐著鏟車到了攪拌站。

“哥,我們還有一位在車上,沒救出來?!卑⒉佳肭竽俏恢薪ㄈ值膯T工去看看,她不能放棄自己的團員。

那個漢子膽大,開起車就走,不一會回來,遺憾地告訴她,“沒氣了?!?/p>

沒用多久,6個旅行團,眾多自駕游散客,200多人被轉移到攪拌站?,F場嗚咽聲不絕,情緒像被傳染了一樣,都在哭,只是有些強忍著不出聲。

阿布問,“這里安全嗎?”一位長者答復她,“姑娘,我在林場工作了39年,這個月13號退休,相信我,這個地方很安全?!?/p>

她心稍稍安定了。攪拌站有八九間板房,門前是一大塊硬化地。幕天席地,攪拌站的人把所有被褥拿出來分給大家。呂良俊受傷較重,鋪一床,蓋一床。

阿布清點人數。跳車前,她專門跑到前排拿包,里面兩頁A4紙,記載著所有游客的信息。一清點,她的心又砰砰跳起來,3名游客不見了。

不見了。這讓她一夜無眠。?



逝者



也沒法睡。冷。阿布穿著旅游鞋,黑色七分褲,短袖。

九寨溝晝夜溫差大,她原本給自己準備了一件綠色的薄羽絨服。她清楚記得羽絨服被血染成了紅色,碰到15歲的北京小女孩時,順手給了她。

林場的人見狀,生火?;鹈缭诤谝怪懈Z得老高,消散著恐懼感。阿布最擔心呂良俊,她跑過去看了一遍又一遍。

他的血把被褥浸濕了。游客中恰好有位醫生,專門過去作了檢查,搖頭嘆氣。致命傷不在腿上,而是腹部有個洞,止不住血。

阿布摸他的額頭,溫度一次低過一次。她鼓勵,“哥,你要堅持住,救援部隊很快就要來了,鑫鑫媽媽已經走了,你要好好的?!?/p>

但凌晨一兩點鐘,呂良俊撒手而去。另外一個團,也有名游客沒能再堅持下去。

6名導游,圍著篝火,面對著他們職業生涯中從未面對過的狀況。他們說,生命是那么脆弱;他們說,珍惜當下,好好活著。

死亡這么近,但已經沒了害怕。

他們征求家屬同意后,與工人一起,將遺體用被褥包裹好,恭敬地抬到樹林邊。一位媽媽泣不成聲,“我寶寶(女兒)走了,她也沒孩子,現在什么都沒有了?!?/p>

漫長的黑夜,只剩下烤火,只能烤火。

“聽說你手機能打?”凌晨三點過,一位穿著羽絨服的滴滴司機湊過來。他送游客到九寨溝,回去的路上遭遇了這一切。

阿布明白他的意思?!伴L話短說,電只有20%,也別讓他們打過來了?!彼緳C高興地報平安去了。阿布卻不舍得自己用一下,給家里報個音訊。

她剛剛結婚一年,老公跟她是同學,同在南充職業技術學院讀書。畢業后,她做導游,他做廚師。前年,兩家湊了10多萬,為孩子在新都大豐按揭了一套房。

跑九寨這條線,收入高些。今年她很努力,一個月收入六七千,省吃儉用下來,每個月存三四千。她想幫老公早點實現夢想,開個早餐店。

不一會,司機用完了電話。歸還時,看到阿布只穿了件短袖,那人脫下件黑灰色的衛衣給她。他們就在一起講救援,設想各種可能。

他們還不知道,從漳扎鎮到神仙池景區71公里長的路,有20多處塌方,最大的塌方點長度200多米,最大落石有10余噸。探路和搶通的戰役,正分段進行。

正常的話,阿布的團,應該在8月9日早上5點半集合。她一夜未睡,到了那個點,就去幫攪拌站的人搬柴火、做飯。吃飽了才有力氣走出去。

9點多,游客吃上了震后第一頓熱飯。吃著吃著,人群突然爆發歡呼。

紅色的消防服,綠色的迷彩服,還有“特警”字樣的警察服,閃現,救援部隊來了。阿布跑過去,含著淚請求當兵的把她仍在車里的團員救過來。

在小樹林,呂良俊和葉華再次相聚。?




回家



呂鑫鑫還不知道父母遇難的消息。

8月10日,阿布帶著15位旅客回成都。此前一天,有2人轉移到綿陽,10日一早,又有11位重傷員及家屬,被轉移到綿陽、成都等地繼續接受治療,還有3位坐上了更早的轉移車輛。

走丟的3位天津游客,也找到了。阿布離開攪拌站到九寨溝縣城路上時,她的手機有了信號,接到的第一個電話就是他們打來的。

對方很興奮:“阿布,我想死你了,終于聯系到你了?!卑⒉己螄L不是?知道他們還活著,所有的團員都有了消息,阿布淚流滿面,在電話里泣不成聲。

阿布也不管是不是客人了,命令他們,“就在那坐著,我來找你們?!蹦?人足夠幸運,那天夜里抹黑走到九寨溝溝口,僅手指受了點傷。

九寨溝縣城救災物資充裕,每個人都得到妥善安置。阿布終于松了一口氣。10日早上,她幫助游客排隊等車時,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嚎啕大哭。

她的團,出來34人,回去卻失去了呂鑫鑫父母。阿布無比悲傷:“對不起,我沒有把大家都帶出來?!币晃淮蠼惚е煅?,“閨女,這是天災啊?!?/p>

不知情的小女孩,表現得樂觀?;爻啥悸飞?,她講個不停。說她幾天沒洗頭了,說她語數外考了294位,說她作文常常寫滿分,說她要學跆拳道。

阿布甚至不敢再長聊下去,怕說錯什么。

汽車的終點站在成都東客站。公司安排阿布的好友蔣向煒來接車。她也是導游,地震當天,帶團從九寨溝返回成都。

劫后余生,兩人見面就抱著哭,哭得酣暢淋漓。

有朋友問她,還跑不跑這條九寨這條線?她說,只要景區還開放,就要去看心心念念的“五花?!?。

阿布認為,導游們這次用抗震救災的表現捍衛了職業尊嚴,團里游客對她和老何都充滿感恩。11日,她到軍區總醫院看望受傷的團員,如同看望生死相交的朋友。

這幾天,不停有游客發給她順利抵達家鄉的消息。阿布對他們說,“拿雀拿嘎!”

那句藏語的意思是,“我愛你”。


日本亚洲精品无码专区_日本亚洲欧美在线视观看_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