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當前位置:首頁> 酒店預訂 上海野生動物園黃牛團伙翻墻逃票持續2年,每天助幾十人逃票
酒店預訂

上海野生動物園黃牛團伙翻墻逃票持續2年,每天助幾十人逃票

2021-01-04 13:54:02傻傻教育

老虎傷人事件余波未平

在上海野生動物園

又有游客翻墻逃票入園

且已持續了2年時間!

2年來

有人多次反映逃票現象

野生動物園稱:“管不了”

派出所則表示:“沒空管”


△一名游客正在這個團伙的幫助下翻墻進入上海野生動物園。


據柳先生反映

上海野生動物園周邊

有一個4人“團伙”專業運作翻墻逃票入園

持續時間已有2年

其中3人負責在軌交16號線“上海野生動物園站”攬客

并用車將游客擺渡至動物園圍墻邊

另一人則負責架設梯子

將游客送進園內

必要時還要入園打招呼

以免送進去的游客遭盤問詰難……

據稱

每天在該團伙運作下入園的游客

有二三十人之多

節假日一天至少七八十人

100元,把你送進去


2月27日上午9時許,記者乘坐軌交16號線來到上海野生動物園站,順著2號出口的指示牌來到人民西路南側的擺渡車公交站時,記者僅看到一名身穿藍色羽絨服的男子在站頭四處攬客:“動物園去嗎?5元一位,送到門口!”記者試圖與他攀談入園門票的事,他一口回絕,稱以前有辦法,“最近假期抓得緊,你自己買票進去吧!”


記者在軌交站附近轉悠,人行道旁出租車候客通道后方,記者看到滬C8MQ25”、“滬C6D0X8”、“贛C1P960”三輛車停在路邊等候,其中兩輛“滬C”牌照的車輛正是柳先生提到的“擺渡車”。只見羽絨服男子拉齊一車客人后,再由上述三輛車先后送往野生動物園。


△一家人正被送上“滬C6D0X8”前往野生動物園,右側藍衣服的正是攬客男子。


10余分鐘后,一輛“滬C”牌照車輛返回軌交站附近,戴眼鏡的司機也走到公交站處攬客。記者表示要坐車,“眼鏡”這回主動湊上來,詢問記者動物園的票子買了沒,記者搖頭。


——他壓低聲音說,“我帶你進去吧!”

——“怎么進?”

——“我就住動物園旁邊,從家里就能進去?!?/p>

——“安全嗎?”

——“放心吧,有人接應的,肯定讓你安全進去?!?/p>

——“不會有動物咬人吧?”

——“你傻??!猛獸區我們也不敢啊……”


上海野生動物園成人票130元一位,“眼鏡”帶進去得多少錢?記者與他砍價半天,他堅持最低100元一位,不過可以免去擺渡的車費。


上午10時,記者一行兩人坐上“眼鏡”的“滬C8MQ25”桑塔納,“眼鏡”一路或駛上非機動車道、或路口搶燈,飛速沿人民西路向東,駛往野生動物園。在動物園正南方的一個紅綠燈處,“眼鏡”調頭,隨后右拐駛進人民西路北側一片農民房子中的小弄堂里,最終停在了一幢3層民房“項埭村719”號門前的院子里。


△圖上即為“項埭村719”號門前的院子,從右側繞至后院,就到了翻墻處。


山魈園旁架梯翻墻


“眼鏡”招呼記者兩人下車,隨后將記者領至項埭村719號后院。原來,后院一墻之隔,就是上海野生動物園。


地圖顯示,這里正是野生動物園的南墻,且動物園在此處凹了進去。“就從這里翻進去!”


△剛送完人翻墻進入野生動物園,墻頭的黑袖藍襖男子正將一把長梯從圍墻內抽出。左下角即司機“眼鏡”。


只見3米高的圍墻頂上,站著一名黑袖藍襖男子,他正在將一把長梯從圍墻內抽出。“眼鏡”說,黑袖藍襖男子剛將一家4人送了進去,他就是專門守在墻邊,負責用梯子送人進去的。交談聲驚動了東側一家狗籠內關著的狗,狗吠聲不斷。


△黑袖藍襖男子正在將梯子換至動物園內側,以便讓記者爬下去。


待墻上男子將長梯在外側架好,“眼鏡”說了句“2個人,1人100元”后即轉身離去,墻上男子讓記者趕緊爬梯子。記者用手壓了壓,梯子有些晃。


——“吃得住嗎?”

——“200斤都沒問題,趕緊吧!”


△翻墻入園處,已被踩出一條小路。


一步步沿梯子爬上墻頭,才發現圍墻頂部尚算寬闊,近半米寬,人扶著樹枝站著倒是不怕。待記者站穩,黑袖藍襖男子囑咐記者蹲下來,隨后抽梯將梯子換至公園內側。記者再順著梯子爬下圍墻。


圍墻下方,是公園沿墻邊的綠化林。枝葉茂密的棕櫚樹、高大的杉樹林以及長久未打掃的灌木,完全擋住了翻墻人的身影。地面已明顯被踏出一條小道和一小塊空地,林子前方隱約可見一處房子。


△翻墻入園處位于野生動物園南側凹進處。


兩名記者均爬進園內后,黑袖藍襖男子也跟著下來,并向記者收取了200元。男子指著左手側,稱出林子左拐就是狒狒園。


見記者遲疑,男子大聲催促記者趕緊走。走出林子,記者發現前方的房子是園內游樂設施“高架自行車”,左側是“山魈園”。


△翻墻入園后,沿著踩出來的路穿過一片樹林,就能進入野生動物園的游樂區。


入園后,記者并未著急離開,在一旁蹲守。約10時25分,伴著一陣狗吠聲,一對夫妻又被送了進來,從他們口中得知,收費也同樣100元一人。見記者仍在附近游蕩,黑袖藍襖男子跟了進來,質問記者:


——“為何不游園?”“是不是記者?”

——記者佯稱進來的時候被園內工作人員發現并呵斥。

——男子隨即亮了亮口袋內的兩包煙,稱去打個招呼,讓記者“放心玩,沒事的?!?/p>


居民稱多處可翻入


柳先生就住在動物園南側的一個高層小區,據他長期觀察:


這個團伙

早期就租住在動物園南墻外側的民房里

每天8時就開始分頭“行動”

該團伙選擇的翻墻處有好幾個

甚至野生動物園北側圍墻處也有翻墻點

通常

這伙人被人發現后就會馬上換個點翻墻


記者在園內沿著南邊圍墻一路考察發現,南面圍墻距離居民樓房都不過三五米,要想翻都能翻進來,只要避開封閉的動物圈養區或猛獸區就行。


譬如,在距離記者翻墻點向東50米左右的地方,墻體在這里拐了個彎,成南北走向,墻外的農房幾乎緊貼著墻內的馴養場地,一位矮馬馴養師告訴記者,一年前他就看到過有人從墻外翻進來,但是溜得很快,無法制止他們。


不過,“眾多翻墻點中,南側這個是最佳的。圍墻上沒有鐵絲網,碎玻璃已被敲碎磨平,翻進去是毫無危險的游樂區,下方園區沒有監控。隱蔽性和安全性兼顧?!绷壬嬖V記者。


△距離記者翻墻進入的位置東側50米的墻邊,據附近的馴養師講,1年前曾經目睹過有人翻墻進來。


在園區隨便轉轉后,11時30分,記者出園又步行繞至南側的這片農民房子中。摸到“項埭村719”號旁,遠遠望去,黑袖藍襖男子仍蹲在墻根處,梯子則放在腳邊……


野生動物園:管不了

派出所:沒空管


兩年來,柳先生多次通過各種渠道,反映上海野生動物園翻墻逃票的現象,并主動向動物園提供了這一團伙的照片信息。


園方回復他稱,墻外的事不歸他們管理,墻里面才歸他們管。而對于翻墻逃票存在的治安問題,派出所則表示“沒空管理”。


今年1月,柳先生再次向“12345”反映,此次動物園的負責人回復稱,游客可能是有票的,沒有辦法查。柳先生無法接受,他認為這個團伙之所以能夠持續地帶人翻墻,園方的“姑息縱容”逃不開干系。任由事態發展,對動物園、對游客來講都存在重大的安全隱患。


逃票玩兒不了猛獸區


上海野生動物園現場出售的成人票為130元。除了大大小小的動物館、動物園之外,重頭戲是乘車游玩位于園內東部的猛獸游覽區,這也是“野生”二字的特色所在。


但是,想要坐上游覽猛獸區的中巴車,游客必須出具入園門票;而花100元翻墻入內,游客手上并無任何憑證,也就是說與猛獸區無緣了。


如此算一算,這100元僅能看到極其有限的游玩區域和項目,是“值”還是“坑”,自己掂量吧。


△上海野生動物園正常票價為130元一人。


在此

提醒廣大游客

勿為蠅頭小利

以身試險,違反規則

也希望園區

盡快加強管理

補上安全的“漏洞”



本文轉自企鵝號:上觀新聞(微信公眾號:上觀新聞 ID:shobserver)


日本亚洲精品无码专区_日本亚洲欧美在线视观看_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