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當前位置:首頁> 旅游線路 老公經常開玩笑說想娶我閨蜜,該離婚嗎?
旅游線路

老公經常開玩笑說想娶我閨蜜,該離婚嗎?

2020-11-15 07:00:13蒼穹小說閣

第一章 人比花嬌

杭城南郊的水云鄉,偏居江南一隅,歷史悠久,風景秀麗,是當地有名的旅游景點。

一條水云河貫穿而過,沿河有一條特色街區,名為圣恩老街。

在這古色古香、游人如織的老街里,突然一陣叫賣聲突兀傳出!

“來來來!水氏米酒,喝了活到九十九!”

“壯陽你要喝,大老爺們喝了金槍不倒!”

“滋陰你要喝,大姐小妹喝了青春不老!”

這叫賣聲從一個電喇叭傳出,嗓音高亢、內容奇葩,和周圍的秀美風光格格不入!

許多游人紛紛轉頭看去,在老街一角,他們看見了一輛三輪車,車斗上擺滿了大小不一的酒壇子。三輪車邊上,一張簡易桌子擺了個攤,攤位前排起了長龍。

這“水氏米酒”的生意竟然十分火爆!

攤主是個二十五六歲的青年,穿一身洗褪色的舊T恤,工裝褲,人字拖。

青年名叫葉白,身姿挺拔,劍眉星目,眉宇間的線條格外硬朗。他自己手上也有一個銀亮方盒小酒壺,時不時咪上幾口酒,臉上掛著懶散不羈的笑容。

“葉大哥,你、你這都錄了些什么呀?烏七八糟的!”

葉白身邊,有一個亭亭玉立的俏麗少女,烏黑青絲束成馬尾,一張白皙水嫩的瓜子臉,不施粉黛卻媚骨天生,眼波溫柔,人比花嬌!

此時,少女纖纖玉指正指著電喇叭,滿臉羞紅。

葉白看著少女俏臉通紅的可愛樣子,咧嘴一笑:“柔兒,哥這叫廣告!酒香也怕巷子深,你看看,我這一通廣告,隊伍起碼又長了一倍!”

少女水心柔吐了吐粉嫩小香丨舌,做了個可愛鬼臉,結果卻被葉白溺愛地刮了下瓊鼻。

這兩人,葉白負責給顧客簡易問診、挑選適合種類的米酒,少女水心柔負責灌酒打包、收錢找零。

隊伍里,有個半老徐娘嫵媚一笑:“小葉子啊,喝幾兩米酒就能金槍不倒,你可別吹牛!”

葉白晃了晃自己手里的小酒壺,咧嘴一笑:“夏紅姐,這酒我自己釀自己喝,你不相信就跟哥們回去試一試!保管你到時候嗷嗷亂叫、兩腿發顫、要了還想要!”

“呸!小兔崽子口花花,敢吃你老娘豆腐!”

人群里一陣哄堂大笑。

葉白更是嬉皮笑臉,他突然拉住那夏紅的手,又揉又捏!

“哎呦!”

夏紅沒想到葉白膽子這么大,竟敢當街對她動手動腳?!一下子又羞又急,愣在當場!

誰想到摸完了手的葉白忽然臉色一正:“夏紅姐,我看你兩頰赤紅、嘴唇干裂,剛才又摸了你的手,手心潮熱有汗,你這是陰虛內熱!最近是不是經常吃飯口感惡心、睡覺盜汗???”

原來摸手也是看???周圍的人這才恍然大悟!

而夏紅更是驚愕地連連點頭:“對對對!小葉子,都被你說準了!真不愧是咱們水云鄉‘水神醫’的關門弟子,厲害的厲害的!”

“柔兒,血旱蓮三兩,秋百合三兩,薄荷一斤四兩,外加一包土冰糖!”

水心柔麻利地按照葉白的吩咐,分別打了三種米酒一共兩斤,混裝在一個簡易塑料壺里,附上一包冰糖遞給夏紅。

夏紅笑瞇瞇接過米酒,看著水心柔笑道:“柔兒啊,我聽說‘水神醫’準備把你許配給小葉子,是不是真的???”

“???!”

少女水心柔腦子瞬間一片空白!

“啊什么???我看你對小葉子也很有意思嘛!男大當婚女大……”

水心柔羞得一張俏臉嬌艷欲滴,對于葉白,她在心里藏著偷偷的喜歡,但這只是她自己的小秘密——這夏紅怎么會看出來?!

看著水心柔嬌羞不安的樣子,葉白趕緊打圓場:“去去去!夏紅姐,我妹子可是杭城大學的高材生,以后前途無量,要嫁進城里的!你可別亂嚼舌根??!”

聽到葉白這么說,少女水心柔忽然鬼使神差地輕聲反駁了一句:“才不是!”

只是少女聲音細若蚊吟,除了她自己,誰都沒聽見。

接下來,一個又一個顧客都被葉白準確診斷出身體問題,輕微的就買了米酒,嚴重的葉白會建議他們來“水氏醫館”看病抓藥,畢竟,這米酒只能輔助滋補,當不得猛藥。

看著葉白忙忙碌碌、被人稱贊,少女水心柔就莫名偷著樂,仿佛心里抹了一層蜜。

她的爺爺水順章,也就是顧客們口中的“水神醫”,從祖上繼承了“水氏醫館”,百余年來,“水氏醫館” 醫德仁厚、醫術精湛,名聲在外。

而對于葉白是水神醫“關門弟子”的說法,水心柔知道這是外界誤解——

爺爺私底下跟她說過一句話,這讓她當時極為震驚:“如果我的道行是一碗淘米水,葉白就是一整條水云河!”

爺爺從來不跟她說葉白的來歷、也不提他的故事。

或許,爺爺自己也不知道吧。

就在少女恍神間,突然一個霸道的聲音冒了出來:“讓開!都讓開!”

葉白抬頭一看,只見一個身穿花襯衫、戴著金鏈子的壯漢,目露兇光,野蠻地擠進了隊伍!隊伍里有外地游客剛要抗議,卻被當地人趕緊扯住了衣角!

這壯漢名叫水彪,是水云鄉地頭蛇之一,經常帶著手底下一眾混混尋釁斗毆、欺行霸市,有人說水彪身上還背著兩條人命債,是個真正的亡命之徒!

“金科長,趙秘書,來來來!這兒的水氏米酒,在咱們‘圣恩老街’也算有點名氣,兩位嘗一嘗?”

滿臉兇相的水彪招呼身后兩人上前,瞬間換上一臉諂媚笑容。

那金科長二十多歲,手戴名表,一身西裝革履,眉眼間滿滿的盛氣凌人。說是個縣局的科長,看起來卻更像一個紈绔子弟!

他身邊的趙秘書年近五十,夾一個公文包,亦步亦趨。

那金科長來到攤位前,聞著米酒的芳香,目光卻瞬間落在了少女水心柔身上!

俏生生,水靈靈,這是典型的江南水鄉軟妹子,人比花嬌、比酒香,簡直是秀色可餐??!

還沒喝一口米酒,金科長就覺得有點邪火上身、熏熏欲醉了!

第二章 威逼利誘

更難能可貴的是,以金科長閱女無數的眼光來看,這小美妞絕對是一個雛兒!

他舔了舔嘴唇,毫不掩飾目光里的貪婪熾熱!

一旁的趙秘書頓時會意——相比于酒店里那些打扮時髦的妖嬈女郎,這種干干凈凈、清新可口的小處女才是自己這位主子的心頭好!

畢竟現代社會,網紅美女滿大街,極品處女無處尋??!

趙秘書略一思索,計上心來,對水彪說道:“金科長這次來咱們水云鄉考察,需要一個合適的導游,我看這小姑娘就不錯嘛!”

水彪混跡江湖,哪里能不明白其中道道,連連點頭:“那是那是!這小妹妹叫水心柔,土生土長的水云鄉人,又是杭城大學的高材生,當導游,再合適不過了!”他對水心柔招招手,“還愣著干什么?趕緊過來!”

水心柔躲在葉白身旁,春蔥般的手指絞著衣擺,沒有搭腔。

趙秘書見水心柔大氣不敢出的樣子,對水彪使了個眼色:“注意素質!這么多眼睛可都盯著吶!”

水彪看了眼米酒攤前的隊伍,陰沉一笑,“都散了!這里要談點事情,今天不做生意了!”

水彪使了個眼色,又招來了五六個身穿制服的城管,兇神惡煞般開始驅逐隊伍的人群。顯然,這水彪絕不是普通的混混頭子!

隊伍里雖然有人暗暗咒罵此等強盜行徑,但卻沒人敢出聲抗議。

見人散開得差不多了,趙秘書笑著說道:“水同學,這位是縣衛生局產業拓展科的金科長,我是他的秘書。我們這次來考察水云鄉,是要給鄉里引進開發項目,造福當地百姓的!”

頓了頓,趙秘書繼續說道,“水同學,我們誠心邀請你做我們的導游,這是幫助政府工作……”

“領丨導,我妹子還要幫我做生意呢,缺了她可不行!”趙秘書話沒說完,葉白摸了摸鼻子,訕訕一笑。

見葉白搶話,水彪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你是水老頭家那個學徒吧?這兒沒你事,滾!”

葉白搓了搓手:“可是我這攤子……”

趙秘書上下打量了一番這衣著寒酸的青年,從公文包里摸出十張老人頭扔在攤位上:“給你1000塊,收拾攤子回去吧?!?/p>

“葉大哥……”

水心柔悄悄拉扯葉白的衣角——她雖然還是個大學生,但金科長那一臉色胚相豈會看不出來?這要是跟著去,到時候會遇到什么意外情況,可就難說了!

葉白遞給水心柔一個安慰的眼神,轉頭又對趙秘書誠懇道:“領導哈,這不是錢的問題……我這個妹子,天生膽子小、臉皮薄,你們找導游,要不再考慮下別人?”

見葉白不配合,水彪一張臉黑了下來:“小子,今天縣城的領導找你妹子干活,那是看得起你們!你可別推三阻四,給臉不要臉!”

頓了頓,水彪猙獰一笑,“大家都是鄉里鄉親的,我水彪是什么樣的人你也知道,真把我惹毛了,我把你的米酒攤砸了,再讓你進醫院躺個十天半個月,信不信?”

葉白沉默不語。

“他嗎的,老子在跟你說話,你小子聾了?!”

水彪心頭火起,他飛起一腳踹在三輪車上,這一腳力氣極大,眼看著車斗上堆放的酒壇子要跌落下來,卻見葉白一個移步,雙掌迅速往酒壇子上挨個兒輕輕一貼,所有酒壇子,重新穩穩當當立住了。

看見這一幕,水彪眉頭一皺!

但是來不及深思,他就看見水心柔一臉焦急地摸出手機:“葉大哥,我給爺爺打電話吧……”

聽到水心柔的話,水彪忽然想到了什么,陰沉一笑:“你爺爺?‘水氏醫館’的水順章?小妹妹,那你今天是更要服丨務好我們領導了!金科長是縣衛生局領導,只要他一句話,就能讓你爺爺的‘水氏醫館’關門大吉!”

聞聽此言,少女嬌叱反駁道:“不可能!我爺爺治病救人,鄉親們都叫他‘水神醫’,憑什么……”

此時,金科長摸出一支小熊貓,點上吸了一口,打著官腔緩緩說道:“水云鄉郎中醫館不少,良莠不齊,是該好好整頓一下了!誰家能繼續開下去,誰家要關門,不是你們小老百姓說了算,是我們縣衛生局說了算的!”

頓了頓,金科長凝視著水心柔胸前的兩團豐腴,嘴角勾起一抹貪婪笑意,“小妹妹,縣城的幾家大醫院我都能管,別說一個小小的‘水氏醫館’了!你可別太任性,到時候害了你爺爺就后悔莫及了!嘿嘿,到底要不要給我們當導游,你再考慮考慮?”

面對這赤果果的威脅,水心柔嬌軀一震,手足無措!

與此同時,水彪獰笑著舔了舔嘴唇,把手伸進懷里,拿出來的時候,已經多了一柄寒光閃閃的匕首,在手掌心輕輕拍打著!

一個用強權,一個用暴力,水心柔頓時心慌意亂、俏臉煞白!

她知道,“水氏醫館”這塊金字招牌是水家祖傳,在爺爺心中視若命丨根,千萬不能出差池!

而且,如果不答應跟他們走,那水彪會不會當場就要動刀子了?

水彪一個人就兇名在外,現在還有幾個城管幫兇,一旦打起來,葉大哥肯定要吃大虧!

想著這些,少女水心柔美眸噙了淚水,心里浮現一抹濃濃的無力感!

她下意識地望向葉白——這個總是給自己帶來驚喜的男人,這一次,還有辦法嗎?

而葉白,也正在看著她,臉上竟然還掛著沒心沒肺的笑容!

“傻妹子,哭什么?縣領導這是給你機會!你想啊,現在大學生這么多,工作這么難找,說不定你這次表現好了,以后領導能把你招聘進縣城的單位呢!”

沒想到葉白竟然說了這么一番話,這讓水心柔一陣錯愕!

而金科長三人也都是一愣——這小子是突然腦子轉過彎來了?

但是轉念一想,終究不過是個路邊擺攤的寒酸青年,威逼利誘之下,還不低頭服軟、乖乖就范?

第三章 活廣告!

“小子,你很上路?!?/p>

金科長對著葉白點點頭,轉而又看向水心柔,“小妹妹,你哥說的很對。只要你今天配合我們工作,好好表現,等你畢業了我把你招進衛生局,吃皇糧!”

金科長這一番承諾,先騙來小處女床上的“好好表現”再說,至于這妞兒畢業之后的事情,那時候估計自己早就把她玩膩了甩了吧!

“是是是!那我替我妹子先多謝領導了!”

葉白邊說邊麻溜兒的拿出幾個一次性杯子,分別從酒壇子里舀出各種米酒,混合一起,恭恭敬敬遞給金科長等三人,臉上帶著狗腿子般的諂笑:“要不這樣……領導們大老遠從縣里過來,先嘗嘗咱的‘水氏米酒’,我呢,也勸勸我家妹子,她最聽我的!”

金科長三人欣然接受——尤其是金科長,喝著杯子里的米酒,看著梨花帶雨的水心柔,仿佛已經看到把她丟到床上,生吞活剝、蹂躪玩樂,拿下第一滴血的美妙景象!

這么一想,杯中美酒更讓人心醉了!

看著葉白判若兩人的轉變,少女水心柔貝齒緊緊咬著花唇,不敢置信!

她心目中,葉大哥哪怕總是嬉皮笑臉、沒個正經,但遇到事情其實比誰都靠得??! 就連“水氏醫館”一些爺爺解決不了的疑難雜癥,也是葉大哥手到病除!

這是一個藏著故事和秘密的男人,這是一個有許多本事深藏不露的男人!

只是今天面對強權和暴力的雙重威脅,難道連一向靠得住的葉大哥都服軟了?還是他真的神經大條到看不出金科長一伙人的不懷好意?

少女很失落,很傷心,在眼眶里打轉的淚水終于忍不住要流下來!

“傻丫頭?!?/p>

忽然一個溫暖醇厚的嗓音響起,葉白遞來一張餐巾紙,臉上掛著莫名玩味的笑意。

這個笑意,水心柔太熟悉不過了!

每次葉白開始使壞,都會有這種痞痞、壞壞的笑容!

而且,此時葉白的笑容里,還有一抹水心柔不曾見過的凜冽鋒芒!

……

另一邊,就在金科長三人品嘗著美味的米酒、等待水心柔乖乖屈服的時候,不知是誰先蹦出了一個響亮至極的臭屁!

緊接著,三個人臉色同時一陣古怪,紛紛丟掉手中的酒杯!

“哎喲喲喲?。?!”

慘叫聲中,三個人手忙腳亂去捂肚子、捂屁股,結果,褲襠里紛紛響起一連串“噼里啪啦”,惡臭熏天,骯臟的黑黃色水漬從他們的褲管滲出,流了一地!

三個人,兩個縣城領導、一個地頭蛇,竟然同時當街跑肚拉稀了!

最慘的要屬金科長,一張臉已經痛苦到扭曲變形——肚子里翻江倒海、劇烈絞痛,菊花不管怎么緊縮都毫無用處,大量熱乎乎的糞水洶涌噴發,已經把兩條腿都淋了個濕透!

一身價值數萬元的名牌西裝,沾滿了屎尿,骯臟不堪!

面對這一幕,水心柔呆愣片刻后,瞬間明白過來——這是葉大哥的手筆??!

他用幾味不同藥效的米酒互相勾兌,直接產生了腹痛拉稀的后果!她的葉大哥,不僅沒有屈服,還狠狠還擊了!

一念及此,水心柔看著眼前三個小丑的滑稽表演,破涕為笑了。

而反觀葉白,此時正優哉游哉坐在三輪車上,摸出銀亮小酒壺愜意地咪了口酒,然后拿起電喇叭,扯著嗓門大聲說道:“來來來!瞧一瞧看一看啦!我們‘水氏米酒’講究以酒養生、以酒祛病,這就是我們‘水氏米酒’藥到病除的活廣告??!”

“這三位,面色暗沉、口氣惡臭,估計是大魚大肉吃多了,導致腸經栓塞、排便不暢、毒素淤積、內熱上火!所以我這酒就專門對癥下藥,讓他們痛痛快快拉一場,排出毒素,一身輕松!空出肚子,繼續吃喝!”

“你們看看這效果,拉得猛不猛?效果好不好?!‘水氏米酒’用藥正宗,童叟無欺,口碑保證!來來來,快來買??!”

被葉白這么一喊,四周的鄉鄰、游客再次聚攏來,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這精彩一幕!

有人指指點點、有人哄堂大笑,紛紛拿出手機拍照發微博、微信、朋友圈!

更有剛才排隊的顧客在那里揮拳助威、鼓掌喝彩!

“小葉子干得好!真是大快人心??!”

“惡人有天收,現在遭報應了吧!”

“什么縣城領導,一個個就知道公款吃喝,橫行霸道,活該拉死你們!”

這一切,讓在屎尿堆里翻滾的金科長三人羞怒至極!

“我艸你媽!”

金科長雙眸充血、滿臉鐵青!一身力氣已經被拉得精光,虛弱的嗓音里透著刻骨的怨毒!

作為一個體面的人物,他從小到大什么時候受到過這種當眾羞辱?

在圍觀者赤果果的目光下,自己三人就像是三只猴子,被惡臭和屎尿包圍,被嘲笑和口水淹沒!

偷雞不成蝕把米,這一切,都源于那個表面和善、出手陰毒的寒酸小子!

“水彪,弄死他!”金科長低沉怒吼!

水彪狠狠點頭,事實上,哪怕金科長不說,此時的水彪也絕對不會饒過葉白!

他這稱霸一方的地頭蛇,手下有兄弟,背后有靠山,從來只有他整別人,什么時候被別人整過?

水彪強忍著腹痛,對圍上來的城管們交代了幾句,馬上,領頭的城管開來一輛車,先幫助遭罪的三人匆匆逃離現場,送去醫院。

葉白清楚地看到,水彪上車時投來的一個充滿恨意的陰沉眼神!

接著,送走主子,五六個城管都氣勢洶洶地向葉白圍了過來。

看到這一幕,少女水心柔忽然走出米酒攤,伸出纖細的雙臂,勇敢地攔在葉白面前!

“你們想干什么?!你們都是圣恩老街的城管,就應該保護這條街上的商戶!剛才水彪用匕首威脅我們的時候,怎么不見你們出來?現在我們只是正當防衛,合情合理,你們圍上來要干什么?!”

一番話,水心柔說得理直氣壯!

日本亚洲精品无码专区_日本亚洲欧美在线视观看_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免费